海外就醫先申請健保核退 再申請醫療險理賠

新聞照片

出門在外,尤其是出遊行程,最不想發生的就是突然生病,或發生意外須就醫。全球人壽表示,若出國旅遊因病或意外住院,回國後,記得「先向」健保局申請「自墊醫療費用核退」,向健保局申請核退完,若金額仍不足以支付海外醫療費用,才能向自己已投保的壽險公司申請理賠。

全球人壽表示,民眾若事先已投保「實支實付型」住院醫療費用保險,在國外旅遊時,若因意外或疾病住院,實支實付保單可理賠包含門診手術的相關醫療費用。

但民眾回國後,若未先向健保申請核退,卻直接向壽險公司申請理賠;全球人壽表示,此時,可能有部分壽險公司會認為,民眾在海外就醫「不是用全民健保身分就醫」,保險理賠金可能會被打折扣,因此建議在海外就醫,回國後,要記得「先向健保局申請核退」這個動作,再跟壽險公司申請理賠。

全球人壽建議,出國前,應儘早投保旅平險,並附加海外突發疾病住院醫療險,在國外若因突發疾病需就醫治療,即可申請理賠,轉嫁在海外就醫衍生的相關費用。

新聞出處:udn聯合新聞網 ( https://goo.gl/GVWaC6 )

歐美大學宿舍為什麼豪華?台灣只要你「刻苦耐勞」,外國要你學習經營人生

新聞照片03台灣某頂尖大學宿舍逛了一圈後,彼得的表情是無限同情,外加不可置信。

「這是我難以想像的住宿常態 -- 非常少單人房,許多學生四個人住一間,這樣不是很互相干擾嗎,根本沒有隱私可言了吧。而且我看到4人房的空間還是非常狹窄,這樣的空間要住4個成人,真是不可思議,很難想像是什麼樣的生活品質。」

彼得是哈佛的畢業生,到東亞幾個國家走訪,也來了台灣。到朋友的大學逛了一圈,對於朋友住的宿舍感到有些驚恐。

「而且宿舍中完全沒有廚房,那你們的學生根本不可能烤個蛋糕、煮些食物一起分享。也沒看到有冰箱,那麼連買袋水果吃幾天都很困難。對了,男生宿舍的襪子味…」他嘖了一聲,顯然不是稱讚的意味。

「也許在這樣的環境之中,可以學習到刻苦耐勞啊」-- 我還花了一些時間把「刻苦耐勞」的意涵翻譯給彼得聽,他沒有立刻答話。

過了好一會兒,他接續了這個話題,「如果大學的住宿環境,只是讓學生學習忍耐不舒適的環境,那麼也許錯失了機會,學習其他更有價值的事情。」

哪些更有價值的事?至少有4點。

第一,在宿舍學習生活品質,為生活產業打底

台灣的學生宿舍,常常只是學生睡個覺,頂多加上 K 書的地方。歐美的學生宿舍是生活的地方。

在歐美常見的住宿形式是4~6個學生住一間公寓,是每個人擁有自己的寢室,而共用客廳、衛浴。如果付更多一點錢,學生也可以擁有獨立衛浴設備,甚至獨立的套房。公寓式的宿舍多半有廚房,至少也會有公共烹飪區 -- 瓦斯爐、烤箱、微波爐、冰箱都是基本配備。

在這樣的宿舍之中,學生能真正地學習生活:有陽台可以種花種草,有客廳和自己的房間可以稍微規劃妝點,有廚房可以煮食,並且一起聚會用餐。

在彼得的經驗中,因為有自己的獨立空間,學生的作息不會彼此干擾,不會因為一個人熬夜或晚歸別人也都睡不著。因為有隱私的空間,學生可以從大學開始經歷全面和完整的感情生活 -- 許多事不必壓抑或躲躲藏藏 -- 你懂的。

台灣人養成習慣「刻苦耐勞」,我們的產品就常常不精緻,不體貼需求和感受。當歐美年輕人經營生活品質成為習慣,也就孕育了那些生活品質產業 -- 家具、衣飾、廚具、寢具…這些完全不是高科技,但台灣這類新興國家,就是得從歐美進口購買。

第二,宿舍中的跨領域友誼,一輩子的無價資產

當宿舍是讓人有美好生活、有美好回憶的地方,宿舍就成為建立友誼和認同感的基地。拿彼得就讀的哈佛當例子吧。

哈佛在進入學校後,全部一年級新生會住在校園核心,最有歷史感的建物之一:哈佛大院(Harvard Yard)。在二年級之後,則以亂數為主的方式,分編至13個「家族」(House),除非有極端原因,否則學生不會搬移,也不會外宿。

13個家族各有家徽,各有傳統及儀式 -- 有的家族固定每年辦音樂會,有的會辦劇戲表演。以彼得的羅威爾家族(Lowell House)為例,它每年舉辦學生演講,讓學生用5分鐘的時間分享他們的想法。在家族中幾乎每天都有活動,例如3月下旬,羅威爾家族將有電影會、中國菜晚餐、科學講座。

在每一個家族之中,都有專職的院長(Dean)以及一整個團隊,負責經營家族的活動氣氛,關心學生、陪伴學生成長。因為許多人努力投入,家族關係成為哈佛大學內重要的傳承與認同單位,即使在畢業多年後仍是強而有力的情誼鍊結,比台灣的科系情誼有過之還無不及。

哈佛大學不是特例,在歐美傳統與歷史悠久的學校,都有經營宿舍認同的傳統。因為宿舍中會有各領域的學生,所以歐美學生之間跨學科的交流、友誼、合作是求學生活中自然而然的一部分,日後也帶到他們的專業領域之中。

第三,宿舍中的分享傳承,幫助學生生涯前瞻

歐美宿舍的是可以生活的地方,可以建構認同感的地方,還是幫助展望人生的地方。

彼得告訴我,在「家族」之中,高年級學生已選定專修,所以關於修課、選學系、發展生涯,這類問題不愁沒有人請教。除了高年級學生之外,每個家族之中還有專人(例如教師或是研究生)提供生涯前瞻的建議,例如赴外留學、學士後法、學士後醫、就業路徑、公部門職涯。

在職涯之外,家族中還會有各種人生課題顧問,例如財務、女權、性別、健康顧問等。每個家族都會至少有兩個教授,專門負責將宿舍營造成一個有益於人生和事業探索的環境。

第四,在宿舍學習管理、服務、領導

在某些歐美大學,會任用高年級學生擔任舍監,給予報酬(例如住宿費用減免),讓學生從中學習管理、處理生活紛爭。例如,密西根大學安娜堡分校,會招募成績達到一定標準的高年級學生,由學校提供食宿,工作內容就是替自己負責樓層的學生處理疑難雜症。

例如,隔壁學生做了什麼干擾鄰舍的事情,在房間半夜大聲放音樂這類的事,都可以要求舍監出面干涉,就算是單純和室友處不好,也可以請舍監調停。只要成績達到基本要求,任何大三大四學生都可以申請當舍監。學校給社監的報酬,包括食宿由學校負擔、或是住宿費用減免。

對於需要省錢的學生來說,擔任社監往往可以減少許多開支,所以他們會全力爭取,如果爭取到了,也會全力以赴,在宿舍辦活動、強化宿舍認同感、服務宿舍中的同學。在服務的同時,他們也在學習管理和領導。

宿舍辦不好,世界百大又怎樣?

要判斷一個學校有多重視學生,看宿舍就知道了。

重視學生的學校,會用各種方法,讓學生深刻地學習到那些課堂上不教的東西,包括生活品質、跨領域友誼、生涯與事業前瞻、服務管理和領導…而宿舍是重要的教育場所。這些學校會讓學生感到宿舍中有家族一般的溫暖,畢業後能以自己的宿舍為榮。

不重視學生的學校,把學生塞入宿舍後,只負責確認有電有水,馬桶不塞,不冒火災。至於學生有沒有隱私,有沒有培養生活品質和美感,在宿舍中有沒有溫暖和認同感…這些學校認為不重要,他們的藉口可以是:學習吃苦耐勞。

經營良好的宿舍,不是奢侈,更不是浪費 -- 而是對教育的深入察覺與洞見。連宿舍都沒有認真經營的學校,用論文數量衝世界百大,其實也只是教育領域的一樁笑話吧。

轉載出處:商周.com (https://goo.gl/8rLhx8)

諾貝爾獎得主:「東亞教育制度浪費時間」一席話點出台灣、日、韓、中教育的 共通弊病

1536914016384

研發藍光LED而獲得2014年度諾貝爾物理學獎的中村修二於2015年1月16日在東京的駐日外國記者協會舉行記者會,批評了日本的專利制度和整個東亞教育體系。他抨擊了日本的教育制度,稱大學入學考試製度非常糟糕,中國和韓國也都如此,所有高中生的教育目標都係考入著名大學。他認為亞洲的教育制度係浪費時間,年輕人應該學習不同的事情。

關於中村修二取得成就的過程,南方周末有一篇報道【2014諾貝爾·科學】無人相信的發明。從呢度可以看出,中村修二係個非典型的日本科學家:

1.出身普通漁民家庭,考試能力也平平,上了日本三流大學德島大學;

2.他動手能力非常強:上午調儀器,下午做實驗。

3.自學能力非常強:中村對物理學具有深刻的理解,但他完全係靠自學而來的。他讀的德島大學甚至沒有物理系。

這樣的人在日本飽受壓制,他對於日本教育制度的批評,也係言出有因。

一.東亞教育體制的兩面性

東亞的教育體制係比較特異的,經常係得到局外人的讚賞和局內人的詬病。日本的教育體制已經相對算這三國里比較寬鬆的了,中國就別提了,老師、學生、家長所有人都深受其苦。至於韓國也係以極端的應試主義和學歷主義聞名的。首爾大學(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高麗大學(KoreaUniversity)和延世大學( Yonsei University)總稱為“SKY”,韓國最大規模企業的總裁們,70%係這三所大學的畢業生,而80%的司法機構公務員來自這三所大學。韓國孩子幾乎都要上補習班,2009年韓國補習班獲利總額約73億美元,,這比三星電子的盈利還多,教育支出龐大係韓國人不敢生育更多孩子的最大原因。2012年,經合組織進行了“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在數學和閱讀項目上,韓學生在所有成員國中排名第一。但係,這項成就係以相當低的效率取得的,有評價講:“這些孩子係靠雙倍的努力加雙倍的花費……才得到這樣的成績。”

為何東亞會有這樣的教育體系呢?我覺得,係因為東亞國家在現代教育體系本來就有的普魯士的基因,再加上了東亞儒家和科舉傳統。 (對於中國來講,可以講又加上了蘇聯式教育的實用速成導向和思想灌輸功能)。

二.現代教育體制的普魯士基因

在十九世紀之前,教育其實係個類似手工業的學徒制,不管係東方的私塾還係西方的家庭教師。但係隨着科目的增加和對受基本教育的勞動人口的需求,出現了所謂的K-12(也就係我們亞洲的普通中小學)教育制度。可汗學院的創立者薩爾曼可汗在他的《翻轉課堂的可汗學院TheOne World Schoolhouse》中指出了現代教育制度的普魯士起源。

現代各國的標準教育模式,係我們已經以為天經地義的幾個基本要素:早上七八點鐘走進教學樓;在長達40~60分鐘的課程中全程坐着聽課,在課堂上,教師負責講,學生負責聽;穿插在課程之間的有午餐以及體育課的時間;放學後,學生回家做作業。在標準化課程表的禁錮下,原本浩瀚而美不勝收的人類思想領域被人為地切割成了一塊塊,一塊塊便於管理的部分,並被稱為“學科”。同樣,原本行雲流水、融會、融會貫通的概念被分成了成了一個個單獨的“課程單元”。

這個模式,係在18世紀由普魯士人最先實施的。係他們最先發明了我們如今的課堂教學模式。普魯士人的初衷並唔係教育出能夠獨立思考的學生,而係大量炮製忠誠且易於管理的國民,他們在學校里學到的價值觀讓他們服從包括父母、老師和教堂在內的權威,當然,最終要服從國王。

當然,普魯士教育體系在當時的很多方面都具有創新意義。這樣的教育體系讓上萬人成了中產階級,為德國成為工業強國提供了至關重要的原動力。基於當時的技術水平,要在普魯士王國實現人人都接受教育的目標,最經濟的方法或許就係採用普魯士教育體制。然而,該體制阻礙了學生進行更為深入的探究,對他們獨立思考的能力有害無益。不過,在19世紀,高水平的創造力邏輯思維能力也許不如思想上服從指揮、行動上掌握基本技能那麼重要。在19世紀上半葉,美國基本照搬了普魯士的教育體系,就像在普魯士一樣,這一舉措能夠大力推動中產階級的構建,使他們有能力在蓬勃發展的工業領域謀得一份工作。除了美國,這個體系在十九世紀也被其他歐洲國家仿效,並推廣到歐美以外其他國家。

但係,如今的經濟現狀已經不再需要順從且遵守紀律的勞動階層,相反,它對勞動者的閱讀能力、數學素養和人文底蘊的要求越來越高。當今社會需要的係具有創造力、充滿好奇心並能自我引導的終身學習者,需他們有能力提出新穎的想法並付諸實施,不幸的係,普魯士教育體的目標與這一社會需求恰恰相反。如今的教育完全忽視了人與人之間異常美妙的多樣性與細微差別,而正係這些多樣性性與細差別讓人們在智力、想像力和天賦方面各不相同。

三.現代教育制度在東亞的變形

東亞三國在十九世紀末為了追趕西方列強而開始引進這種現代教育制度時,又不可避免地由於自己的儒家傳統和科舉制度,而對這個制度作出了潛意識的扭曲和偏重。

(一)對大學入學考試和科舉制度的混淆:

東亞國家對大學入學考試,總係會和他們長期的科舉傳統混在一起。古代社會對創造力沒有那麼大的需求,所以科舉係個很好的制度,以最小的衝突完成了社會管理者的選拔,且完成了一個以智力取代門閥的準繩的建立。但係,如果要和科舉類比的話,現在的對應物應當係公務員考試或者某些大公司的入職考試。因為這些考試和科舉一樣,係需要選拔出已經訓練有素的成年人,馬上就可以從事某些工作。

而大學入學考試,目標則係要選出可塑性強而又有志向者進行下一步的教育,這樣的人要好像從熔爐里取出的液態玻璃,可以旋轉拉長,可塑性極強。而科舉考試得到的人員,則要像上了釉彩的出窯瓷器,馬上就可以使用,但係如果你做咩改動,唔係破裂就係刮傷。

此外,考試係個用處非常有局限的工具。古代的科舉對人才的遺漏盡人皆知,而現代不管哪種考試,能考得出考生的興趣、志向、想像力和實際操作能力呢?即使係已經看起來最客觀最可衡量的數學考試,也會遺失很多東西。

薩爾曼可汗舉了代數為例子。在學習代數時,學生們多半只專註於在考試中獲得高分,考試的內容僅僅係各單元學習中最重要的部分。考生們只記住了一大堆X和y,只要將X和y代入死記硬背的公式,就可以得到它們的值。考試中的X和y體現不出代數的力量及其重要性。代數的重要性及魅力之處在於,所有這些X和y代表的係無窮的現象和觀點。在計算上市公司的生產成本時使用的等式,也可以用來計算物體在太空的動量;同樣的等式不僅可以用來計算拋物線的最佳路徑,還可以為新產品確定最合適的價格。計算遺傳病患病率的方法同樣可以在橄欖球賽中用來判斷係否應該在第四節發起進攻。在考試中,大部分學生並沒有將代數視為探索世界時簡單方便且用途多樣的工具,反而其視為亟待跨越的障礙。

所以,雖然考試係很重要的,但係社會必須能認識到考試的極大局限性,並削弱它在選材中的位置。美國的教育制度以雙保險的方式抑制學生在在考試上過分浪費精力:其一,SAT的考分只係錄取考量的諸因素中的一項,過於重視SAT係不明智的;其二,SAT每年有6次報考機會。中國的教育制度則以加倍的方式促使學生浪費青春:其一,高考分數係錄取與否的決定性因素;其二,高考一年一度。

(二)東亞國家對複習的過度重視

2009年發佈的“中日韓美四國高中生權益狀況比較研究報告”顯示:78.3%的中國普通高中學生平時(不包括周末和節假日)每天在校學習時間在8小時以上,韓國為57.2%,而日本和美國幾乎不存在這樣的情況。中國學生每日學習的時間最長。各國學生所學內容的幾多相差不會太大,那麼如果學習時間過長,意味着咩?意味着複習時間所佔比重過大。這係扼殺學生想像力、創造力的最大手段。

講起複習的重要性,人們經常會引用“學而時習之”,這個”習“就係複習。但係,孔子時代與今天社會有個巨大差異,係學習的內容。孔子時代的主要學習內容係“禮”,扮演者唯反覆演練才可達到效果。但係,人類的社會生活演化到近現代,學習的主要內容由“禮”轉變為認知。認知係拓展和變化的,其本質係創造或學習新的東西。如果教育過度強化複習,係產生不出創新人才的。

而且,正如保羅葛蘭素所講的“即使在最好的高中里學到的知識,和大學相比也係微不足道的。”以文科為例,那幾本高中需要反覆誦讀的歷史課本上的知識,和隨便幾本大學歷史系必讀書比起來如何?至於數學呢,即使係中學數學都掌握很好了,還沒有學到十七世紀就出現的微積分。何況,隨着知識的爆炸,1900年所有的數學知識可以塞進1000本書里, 到2000年已經需要10萬卷書了(德夫林《數學猶聊天》)。可見,花了人一生中精力最充沛的幾年時間反覆學習咁有限的知識,係多麼低效的學習法啊。

這幾年有個流行的一萬小時理論,對反覆練習好像係個理論上的支持。但係,這種論述的多在【認知複雜性】較低的活動,如象棋、鋼琴、籃球、的士駕駛、拼寫。但係,對於【認知複雜性】較高的活動,如創作、管理等作用就很難揾到足夠的證據。其實,這一點反而可以用來講明,為咩鋼琴小提琴這類技藝的訓練在西方業已式微,而在東亞國家卻大為興盛。

這類十九世紀就已經蔚為大成的技藝,特點係難度訓練階梯比較固定,知識總量也已經限定,只需要多加練習即可,而且學習的進度,又可以通過曲目難度或考級來衡量。這正好切合了東亞偏愛的學習法。所以東亞國家這些琴童家長,大半既沒有音樂愛好也不了解古典音樂背景知識,卻讓孩子花了大量時間練習,其內在出發點,就好像著名笑話中那位因為路燈比較亮,就只在路燈下找鑰匙的愚人一樣。

(三)平均主義和匱乏心態的影響

很多對高考的辯解,都係講,雖然高考不盡如人意,但係係最公平的。這係儒家傳統上“不患寡而患不均”思想的影響。公平並沒有錯,但係如果為了公平,就反而一刀切壓制了不同類型的人才發展途徑,那就很可悲了。這正如建國後那卅年表面上看起來的經濟上的平均和公平,其實係建立在壓制了無數發展路徑和積極性的基礎上的,實際上付出的機會成本高得不可想像。東亞國家的人口基數那麼大,這種人才浪費的機會成本也係高得很難估量。

舉個其他國家的例子。歐洲學術界有個比較,像英國和德國都算係古典學術的學霸類國家,但係英國這方面的人才要出色不少。究其原因,反而係因為英國的教育制度不夠公平。 英國有啲中學進去後由於傳統原因,上好大學的可能性非常高,這樣裏面的學生很早就可以不慌不忙地淫浸在龐大的古典學術中。反過來,德國比較公平,所有學生上大學都要通過考核,這樣,學生反而要花更多精力在通用的備考科目上面。結果英國這種表面的不公平反而有可能造就優質人才。

這就像彼得泰爾的《從0到1》中的舉的商業上的例子,表面上完全競爭好像比較公平,實際上參加這樣競爭的企業利潤會變得像刀刃一樣薄,朝不保夕,只能顧着眼前利益,不可能對未來做長遠規劃。而類似谷歌這樣的壟斷企業,因為不用記掛着和其他企業競爭,反而可以由更大的自主權關心自己的產品和做各種長遠得簡直不靠譜的計劃。所以學生如果長期處在考試的競爭壓力下,自然也就不可能有長遠的自我成長計劃,而只能把心思集中在將會決定一生道路的一次次考試上。

另一方面,東亞國家從幼兒園開始到大學的學習卡位戰和爭奪戰,其實質係對有限的高品質教育資源的爭奪,這個並非沒有一定的道理。但係為何這個地區的爭奪會達到這樣的火熱程度呢?那也許要歸咎於長期物質匱乏導致的稀缺心態。

舊年大熱的《稀缺:我們係如何陷入貧窮與忙碌的》指出,當人陷入稀缺的狀態(物質或係時間)時,稀缺會俘獲大腦時,人注意力的俘獲,不僅會影響我們的所見的速度,而且也會影響我們對周遭世界的認識。而當我們為了解決眼下的難題而極度專註時,就無法有效地規劃未來。

我覺得稀缺係東亞民族特有的狀況。因為這些國家幾千年來都係水稻密集型種植經濟,一方面係可以在同等耕地情況下養活更多人,一方面當然係需要付出更多勞動和忍受更大擁擠。到了十七世紀後,就都陷入了內卷化的陷阱。就以日本為例,15至19世紀,日本人口波動在1000萬到2000萬之間,約為英國同期人口的四倍。龐大的人口賴以生存的適耕土地,面積僅相當於英格蘭的一個縣,生產力卻又不及英格蘭的一個郡縣。所以在德川時期,為了維持生存,日本人不但把勤勞節約發揮到了極點,甚至有兩個匪夷所思的現象。一個係日本政府出面來鼓勵溺嬰,以至於300年間人口零增長。另外,因為寶貴的土地不能用來給家畜提供飼料,日本人系統性地取消了車輪和家畜的使用這兩項基礎性農業技術,其結果呢,來一個形象的比喻,他們把鼻子保持在水以上,只要發生意外災難或意外支出,就可能慘遭溺斃。這種東亞民族特有的匱乏和焦慮心態,不管係東南亞的土著民,歐美人,甚至非洲人,都無法理解。

所以對於教育資源,如果係狹義地理解為配備良好的教室、高級教師之類的,那確實係有限的,對於長期處於稀缺的心理狀態的東亞人來講,係一定要參與爭奪的。但係,實際上,孩子要成才,更重要的教育資源,其實係各自家庭的文化背景、價值觀的言傳身教、志向和視野的潛移默化,那根本和那種“你上了這個學校我就上不了”那樣的零和博弈無關了。而且,如果家長在稀缺心態的驅動下,讓孩子從小沉浸在補習班和題海里,希望能先去搶到眼前看起來很稀缺的學校資源,也許從長遠來看,就反而浪費了孩子最大的資源—有無限可能性的少年時光和天生的好奇心,那就係愛之適足以害之了。

(四)工業化追趕帶來的心態影響

近代工業化的起源在西歐,所以他們不管係經濟社會還係教育體系,都有個比較和緩的自然進化發展期。而東亞國家係被裹挾進現代社會的,為了趕上其他國家,在工業體系上無一例外的採取了國家層面上有計劃的指導下的發展。日本的工業化要歸功於通產省的官僚們,韓國則係政府支持幾個財閥來配合整個發展計劃,至於我國當然到現在還有那麼個五年計劃在指導。

這種國家級計劃係建立在十九世紀的理性主義的基礎上,其內含的想法,係認為世界上沒有問題係不能解決的,因而可以通過科學的考察而預測出事物將來準確的發展方向。這種想法運用在教育體制上,就係假定某個機構可以準確地預測某個年紀的孩子需要掌握咩樣的知識,某種考試可以選拔出咩樣的人才等等,這種自信令人細思恐極。

而具體到學校和學習的具體操作上,為了適應工業化的人才需求而專門設立的東亞教育制度,比起自然發展的西方體系來講,更有工業化追趕期那種對效率的瘋狂追求。這樣,這些後進工業國的教育體系,反而比前驅工業國更像工廠的流水線啲。

在廿世紀初,泰羅制在美國產業界盛行一時。泰羅認為、管理的根本目的在於提高效率。為此,他採取了制定工作定額、選擇最好的工人、實施標準化管理、實施刺激性的付酬制度、強調僱主與工人合作的“精神革命”等。這就將工人的潛能發揮到無以復加的程度,有人形容,在實行泰羅制的工廠里,找不出一個多餘的工人,每個工人都像機器一樣一刻不停地工作。泰羅理論的前提係把作為管理對象的“人”看作係“經濟人”,利益驅動係該學派用以提高效率的主要法寶。現代最著名的泰羅制工廠莫過於富士康了。從報道里大家也可以猜想到這種高壓環境對工人心理的影響。

而如果把東亞教育制度和泰羅制工廠來對比的話,我們會發現幾乎係一一對應的關係,制定很高的學習量和需要考核的大量知識點、選擇成績好的學生組成重點學校、全國統一的考核標準、大量考試形成的刺激性獎懲、還有學校內部的各種打雞血活動。學校目標也係要發揮學生的潛能,每一分鐘都要致力於得到最好的成績。所以批評這種教育體系的人經常講,孩子好像係流水線上的工業製品,或者講,學生係老師的童工,他們的成績就成為老師的績效,所以師生的利益關係經常唔係一致的,係相反的。這並唔係簡單的激憤之詞,而係有一定的內在邏輯。

當然,因為東亞國家的勤勞傳統,孩子們咁辛苦,如果確有效果,也唔係不能接受。但問題就在於這個有效性上。

這種教育上的泰羅制,本質上係把學生當成體力工作者來對待。對於體力工作者,因為他們的工作狀態係可見的,所以工廠管理比較容易,對他們的要求係“把事情做對”,而唔係“做對的事情”。而現代學生呢,我覺得更像德魯克所定義的“知識工作者”(知識工作者不生產有形的東西,而係生產知識、創意和信息,邊個也看不出他們到底在想些咩),而且從培養目的上也係要大多成為知識工作者。學生時代的真正成果,唔係他們交上去的作業和考卷,而係他們所真正學習到和思考的內容。這些在技術上係無法進行嚴密的督導的。所以要成為好學生,唔係像體力勞動者一樣忠實地完成老師的作業,而係要像知識工作者一樣,具有有效性,也就係“做好該做的事情”,(好學生一定得做到:要自我決定學習的側重,衡量自己知識的掌握度,管理自己的學習時間)這就需要具有極大的主動性和自由度。所以,悲劇的係,由於東亞教育體制的工業時代基因,他們係用訓練體力勞動者的做法,來培養他們心目中未來的學者和企業家,這不免就南轅北轍了。

新聞照片01

四.東亞教育體制的未來

東亞教育體制長期以來係利多於弊的。在工業化時期,可以為新建立的工業短期造就大量可堪一用的工人和初級工程師。所以東亞各國在廿世紀的飛速發展,這種教育體制有很大貢獻。但係隨着技術和經濟的演變,這種體制就變得越發不合時宜。

這一點可以類比成蘇聯時期的重工業。在這種體制下,採煤業係為了冶鋼,冶鋼係為了機械業,而機械業又係致力於生產採掘和冶煉機器,這樣形成了內部的自我循環,而無視市場和競爭的實際需要。這種重工業在蘇聯的工業化時期, 確實製造了大量本來缺少的工業製品,很有用處。但係到了某個發展階段,其缺乏效率和國際競爭力的弱點就暴露出來了。到如今,蘇聯這個曾經的第二工業強國,他的汽車工業、機械工業還有咩價值呢?同樣,東亞教育體制曾經批量培養出的大量標準化人才,唔係也將會在新時代里變得越來越沒有價值么?

更有甚者,為了脫離這種體制,很多東亞家庭送了孩子去歐美留學,可係除非他們留在國外,如果回國就業,海歸們還係要以他們畢業的各種學校為求職砝碼,這就又陷入了比較學校名氣的漩渦。就好像中世紀時印度很多低級種姓為了擺脫種姓制度的壓迫,皈依了外來的伊斯蘭教,但係在無所不在的種姓思想下,穆斯林也被視為一種種姓,同樣還係陷入這個等級體系之中。所以托福、SAT這些美國考試製度, 在東亞也無形中被融合到富有東方風情的應試主義和學歷主義的體系里。這種體系就像霧霾一樣籠罩在我們周圍,除非移民,否則唔好以為自己可以躲在空氣凈化器後面獨善其身。

這種體制由於造就了多個既得利益階層,所以很難撼動,甚至會像上面講的蘇聯重工業綜合體或印度種姓制度一樣,“病得至死方休”。蘇聯時期的重工業不停地製造對社會無益的武器,形成一個利益相關勢力,浪費了大量社會資源,直到整個國家體制崩潰。而印度種姓制度,從佛陀時代就飽受批評,卻一直禍害了印度幾千年,直到今天還係印度前進道路上的巨大障礙,就係因為背後有大量的高種姓的既得利益者。

東亞的教育體制呢,一方面,養活了龐大的低效率又思想陳舊的各類公私教育機構(這一點類似蘇聯工業集團),另一方面,通過對學歷的看重,佔據社會中高階層的,大半都係最適應這個體制者,而這個階層又通過在應試教育上的更多支出,保證自己的下一代在這個考試體系中也能脫穎而出,從而把自己在社會地位上的優勢又傳給了下一代(這一點又有點像種姓制度)。這個急需改革的體制,就這樣在各個社會集團的共謀下愈發僵硬了。

新聞來源: 阿波羅新聞(https://goo.gl/rYzxip)

出國就讀 高市:培養具全球移動力人才

IHTTI_Course4

體報導「高中生登陸熱潮」越明顯,高雄市教育局今天表示,高雄市自103學年度起就有部分高中職畢業學生赴大陸地區就讀,高雄市畢業生出國就學涵蓋16國2地區。

市府教育局發布新聞稿指出,配合教育部人才培育白皮書及中小學國際教育白皮書,已積極扎根培育21世紀國際化人才,課程融入國際交流、教師專業成長、學校國際化等面向,培養高中職教育階段學生具備全球移動、就業、創新等關鍵能力。

教育局指出,高雄市103至105學年度畢業生,出國留學包含美國、香港、大陸、日本、澳洲等總計16國及2地區(香港及澳門),教育局後續將持續加強學生對未來生涯抉擇及輔導,鼓勵學生面對就學場域的選擇應以學習需求做思考。

教育局統計,103學年度到105學年度,畢業學生出國留學人數是66人、62人、63人;其中赴大陸地區含港、澳就學人數是13人、18人、21人。

教育局說高雄市106學年度畢業生,目前申請赴大陸地區就學人數是37人(指的是登記人數,非就學人數),確切人數可能要等到7月指考結束、登記分發結果才會知道。

教育局分析,畢業生赴大陸地區就學因素主要為親屬關係,含父母為台商、外籍配偶等、未來將於大陸地區就業、單純作為入學管道等;學生赴大陸或地區就學資訊,主要是自行上網蒐集、親友介紹、坊間補習班推薦等。

教育局統計,累計103到105年高中職畢業生出國留學,美國共44人居冠,其次是香港28人、大陸24人、日本20人。

文章轉自:聯合新聞網

全球最好用護照 台灣上升5名排第26

新聞-護照

敦顧問公司公布2018年護照指數,日本擠下新加坡與德國,首次成為全球最好用護照,免簽國數量為189個。台灣護照排名上升5名至第26,可免簽進入148國或地區。

倫敦顧問公司Henley & Partners於22日公佈各國護照和免簽證待遇的「護照指數」(Henley PassportIndex),根據各國護照免簽國數量,對200個國家與地區的護照好用度進行排名。

根據Henley & Partners官網資料,台灣護照在2017年有134個免簽國或地區,排名第31;今年為148個,排名第26。

網站介紹指出,護照免簽國越多,除意味人民在全球的旅遊自由度越高外,也代表政府與其它國家保持良好外交關係,從而增強經濟關係。「全球互連接性」是創造國家財富不可或缺的因素,若地區性動盪和不穩定因素加劇,這個價值將更為明顯。

在西非國家貝南(Benin)取消對日本旅客簽證要求後,日本護照如今可免簽證通行189個國家與地區,超越過去的榜首新加坡與德國,成為全球最好用的護照。星、德兩國以188個免簽居次。

全球最好用護照 台灣上升5名排第26 

芬蘭、法國、義大利、南韓、西班牙與瑞典並列第3,各有187國免簽。奧地利、盧森堡、荷蘭、挪威、葡萄牙、英國及美國以186國免簽排名第4。

其他國家方面,馬來西亞排名第9,香港排名第16,泰國第64,中國第68。

墊底的是阿富汗與伊拉克,只有30個國家免簽。排名上升最快的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免簽國已有154個,提高至第23,自2008年以來,已上升38名。

文章轉自:教育部電子報

圖片來源:新北市民政局

環球行留學國際文教機構


本中心上班時間為週一至週六 9:30am - 12:30pm & 13:30pm - 18:30pm / 星期日及國定假期休息

本中心留學諮詢採預約制,請事先來電預約諮詢時間,謝謝您的配合!

國家

學程

科系

區域